德康真实就诊案例

德国眼科医生警告:

软性隐形眼镜特别容易聚集各种各样的病菌——其中也包括霉菌。眼角膜一旦感染到霉菌,就会损害视力。

红眼,眼睛有灼烧感——结膜炎的症状之一。这些症状就是在提醒你快点脱掉隐形眼镜。更棘手的情况是患上角膜炎,常见原因是真菌感染。眼睛会出现疼痛和视力减退的症状。后续症状会更严重:真菌感染常常会需要角膜移植,在比较糟糕的情况下,唯一的出路就是手术移除被感染的眼镜,替换以人造眼珠。

来自北京的李女士夫妇 2016年4月

我今年38岁,患有腰间盘突出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刚开始有症状的时候还比较年轻,没把它当个大病,去医生那里开了些止痛药,定期去做了推拿。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每天大半部分时间都是在办公室坐着,腰痛的状况逐渐明显,走路时间长了腿部有明显的痛感。

后来我又找到中医进行治疗,我尝试了中药、熏蒸、膏药、针灸、小针刀、按摩牵引,疼痛依旧存在,甚至有恶化的倾向。

您知道您个人患病的风险吗?通过基因检测专业术语,总结所有提供现有疾病证据或者可能患特定疾病的风险的陈述的基因测试。简单的基因诊断检查已有的疾病/不协调是否有基因缺陷的原因。德康帮助您在合作伙伴塞伯特医生进行鉴别诊断,紧接着可以与塞伯特医生基因组的医生商讨以优化您的治疗。此外,预测性基因测试可以确定个体风险,检测遗传疾病,癌症或老年痴呆的可能性。您和您的医生可以利用所知专门针对这些疾病的暴发产生影响或者提早开始治疗。在全面的基因检测的范畴,我们和塞伯特医生基因组学也提供外显子组测序(Whole-Exome-Sequencing)或全基因组测试(Whole-Genome-Sequencing)。

药物起到它们应有的效果吗?药物基因组学使用一种药物的独特作用原理对进行预测。 标准剂量可能对一个人无效的,对另一人是有毒的。这种药物作用的可变性的原因可能遗传基因的不同。这些基因可以被药物基因组学专科医院利用高现代化仪器和他们的科学知识被破译。我们的目标是我们的每一个患者能够从我们的合作伙伴塞伯特医生基因组学 (Dr. Seibt Genomics)得到一个最佳的个体化药物治疗。通过这种方法,药物的剂量被直接调节到符合患者的个人需求,无需漫长的剂量探索。 此外,您无需进行血采样:采样通过唾液样本的试剂盒来进行的。

年轻的中国经理陈女士有家族病史:她的妈妈和去世的外婆都患有乳腺癌。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这位年轻的陈小姐面前,她不知道她是否会患上乳腺癌,或者仅乳房切除术是否会提供抗乳腺癌的足够保护。 由于朋友的推荐,她和她的妈妈寻求德康的帮助。德康带领两位女士以及受过专业培训的医疗口译员到德康的合作伙伴诊所塞伯特基因组公司。在那,她们的问题会由特别的DSG乳腺癌面板(DSG-Brustkrebs-Panel)回答。与此同时,负责乳腺癌的基因BRCA1和BRCA2会被分析。发现了在年轻的病人存在有这些的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缺陷大大增加了患乳腺癌的可能性。进一步的具体检查发现立即的乳房切除是没有必要的。年轻的陈女士现在被预先警告和知道了她必须定期进行适当的检查。 她的母亲在飞往德国一周前被诊断患有乳腺癌,她被建议使用癌症药物“他莫昔芬“(Tamoxifen)。母亲到德国接受德康安排的治疗前,询问了塞伯特基因组肿瘤的治疗是否有希望。根据DGS药物基因组学面板(DGS-Pharmakogenomik-Panel),这位母亲被证明了是所谓的“弱代谢”中的一个。 因此,她不能产生转换为他莫昔芬Endofixen的活性代谢物的酶。塞伯特基因组给她推荐了一个有效的符合她的剂量的药物,使得在德国的癌症治疗更快速地治疗成功 。

德康的一位其70岁爸爸被诊断患阿兹海默症的患者得到高级的报告。他在网上搜索得知,阿兹海默症是可以遗传的,所以他担心他也会得老年痴呆。他求助德康,在德康的帮助下,他在塞伯特基因组公司进行了老年痴呆症的检查。 阿兹海默症是大脑皮层累进的萎缩引起的神经变性疾病。随之而来的是记忆、认知、情感和社交技能的退化。作为遗传危险因子,载脂蛋白E(ApoE)测定编码基因负责血液中的胆固醇运输。该基因可以是在三个不同的版本。 塞伯特基因组公司的基因实验室的分析表明,患者是ApoE2基因的携带者。该基因的变体甚至避免他患上阿兹海默症。检查结果让患者缓解了他的担心,他对以后可能患上阿兹海默症没有后顾之忧。他在德康安排的德国独特健康旅游后,满意地返回中国。

中国患者刘先生处于进一步治疗阶段,此时他需要使用新的药物。在最后的治疗失效后,他失去了太多时间在恢复过程,他现在想知道新的处方药对他是否有效。 由于刘先生早在2015年通过德康在德国接受医学治疗,他再次向德康请求帮助。他没有漫长的等待时间在德康的合作伙伴塞伯特医生基因组公司进行了药物基因组测试。这个测试检测许多药物在体内的效果。由于每个人基因的构成不同,刘先生对药物的反应也不同。药物的标准计量可能对一个人是无效的,可能对另外的人是有毒的和有副作用的。塞伯特医生基因组通过药物基因组在刘先生吃药前检测了药物在刘先生体内的表现。通过这种方法,刘先生可以在短时间内调整个人的药物剂量。这剂量是无副作用和无延迟的,使得他能更快恢复健康。

患者亚历山德拉的刚刚庆祝了她的40岁生日。她最大的愿望是通过针对长期肥胖的手术,能控制她的高血压、高血脂以及慢性背部疼痛,获取“轻”松的生活。迄今为止她所尝试的所有医疗的减肥都未获成功。海德堡大学医院跨学科肥胖中心专家建议患者亚力山德拉,根据当前的医疗水平选择外科手术:1. 缩胃,把胃的大弯除去,缩小胃的食物存储容量,以此明显减少患者的食量。2. 胃旁路手术,胃里的食物被直接引导到小肠,以减少营养物的摄入。两种处理方法都会对患者有帮助。 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穆勒教授表示,“体重减少可以改善或治疗高血压、2型糖尿病、高血脂、抑郁症以及慢性关节炎, 从而使患者更长寿。”在选定的情况下,如患者亚历山德拉,她的BMI超过50千克/平方米,传统的保守减重,所谓的营养咨询、运动方案和行为疗法的多种模 型疗法,是不成功的。“手术是必要的治疗手段,不能由于死板的理由延迟治疗。”医生强调。 海德堡糖尿病和肥胖中心是由内科、身心内科、外科和运动医学等领域组成的跨学科团队。它的目的是,给患者提供一个全面的量身定制的保守有效的治疗理念,并逐步实施。每年大约有100为病人在海德堡中心接受手术,其中有许多患者的手术是有希望的和必要的。 来源:海德堡医学院信息部,编号74/ 2016, 2016年5月20日

需要人造心脏瓣膜的患者,现在可以在德国接受拥有技术领先地位的微创手术。在手术中,医生通过微开口将导管将新的心脏瓣膜置入心脏, 无须进行开胸手术. 目前,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心脏学、血管学和肺病学被德国心脏病协会(DGK)认证为微创心脏瓣膜置换的中心(TAVI-Zentrum). 获得认证的医院要达到以下要求:所属患者得到规定的高质量标准和经验丰富的跨学科医疗团队的治疗。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最近开始提供新的高度现代化的复合手术室,可以提供超高的无菌标准,同时配备血管造影的设备,给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TAVI)提供最佳的手术环境。通过运用血管造影成像技术,医生可以随时确认心脏瓣膜位置,精确插入途径,提高患者的安全. “新的复合手术室的是一项新的举措,使我们的病人护理更现代、更灵活、更全面。” 心脏病、血管学和肺病部医务主任和中心内科的发言人,雨果卡图斯教授医生说,“高风险疾病患者能从复合手术室的微创手术疗法得到尤为的收益。”卡图斯教授 强调。通常,微创手术的患者比重大手术的患者恢复得快,可以更早出院。早时在这些微创手术技术更新前,每个患者不得 不 接受心脏瓣膜大手术。病人必须连接人工心肺机以及开胸。心脏,血管和肺病科心脏脉瓣团队及心导管实验室的主任,拉菲教授医生报告到。“2015年底,我们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已经成功进行了第1000例主动脉瓣植入。” 来源:海德堡医学院信息部,编号22 […]

静脉曲张虽然无害,但是影响形体美观, 而且经常是严重的静脉疾病的先兆。通过及时治疗能防止相应病发症,如皮肤搔痒病变或者腿部溃烂。海德堡皮肤医院利用无限电波,提供无损伤的微创疗法。自 2015年起,该医院提供运用组织粘合剂封闭静脉曲张的治疗方法。此类粘合剂(氰基丙烯酸盐) 可以被人体所吸收, 早已被运用到外科中。 针对腿部表面大面积的静脉曲张,医生会给病人进行局部麻醉,然后将细导管插入受损的血管。 静脉学领域的领导者,高级医师乔治·豪斯解释说:“通过这些导管,我们沿着静脉在多个部位输入少量粘合剂。”这种粘合剂能在体内持久地封闭静脉曲张,继而愈合,在体内无害分解。 患者在门诊治疗后不久便离开医院。

针对牛皮廯(银屑病) 的新一代药品问世。新药试用于几乎每个患者并伴随更少的副作用。 “至今为止药品的成分对药效的影响很大: 对某一患者起效的药物对另一患者完全没作用, 在合适的药品问世之前,所有的治疗只能是对患者和医生的耐心考验。”主治医生 Knut Schäkel教授说,“现在我们可以对接受化疗成效甚微的患者转用新药。”  新配方药剂含有的人造分子,其有效成分可以直接作用于免疫系统, 它们总体来说可以更好的被人体吸收,适用更长的治疗周期(如每月一次治疗)。

在世界范围内, 肺癌是最频繁发生的恶性疾病。小细胞肺癌是一种能够非常快速增生的肺部癌变。肿瘤的放疗和化疗的相结合能最大化地抑制其发展. 研究成果表明,这种结合治疗方法对70岁的患者经常也很受用.  治疗同时伴随着很多风险, 德康为您提供意见,为您选择最有相关经验的医院

肠癌类疾病一旦转移将很难被医治。经过德国国家肿瘤疾病中心(NCT)、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以及德国癌症研究中心(DKFZ)的共同研究发现,肿瘤中的巨噬细胞的会使免疫系统自己成为肿瘤转移的帮凶,研究显示它会在肝脏中促进肿瘤细胞增生并扩散。 “重组”的巨噬细胞能摧毁癌细胞且不损伤健康组织  不施行手术的肠癌转移患者的生存期大约是24个月。在肠癌晚期,可供选择的治疗方式很少。尽管免疫细胞和它的信号物质可以在癌细胞附近被证实,免疫 治疗至今并不是很成功。现有的免疫治疗目标在于加强后天免疫抵抗力,而海德堡和汉诺威的的医疗科学家们经过临床实践,可以将患者自身免疫系统能力调动起 来。 科学家们希望,运用天生的免疫系统治疗方式能过继续发展。 肠癌转移临床专家尼尔斯补充道,"我们将很快开始进一步的临床研究。希望研究结果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是否可以将这种治疗方案也运用于其他肿瘤疾病的治疗”。 文章来源: 科研论文的结果发表于德国专业医疗杂志《Cancer Cell》(《癌细胞》),编号586-901

至今为止在运用放射治疗方法时,会在治疗前通过X射线成像技术(比如CT)准确更新并定位肿瘤位置,已便确定化疗中的病人摆位。 CT专家认为患者可以选择考虑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核磁共振成像可以将肿瘤和健康组织(即软组织)更好的区分开,也就是说可以更好地显示出肿瘤区的分界。不仅如此,成像上还可以看到肿瘤内部信息,比如肿瘤本身的供血是好还是坏,或者是在哪些部位显示出频繁的代谢活动。 研究结果显示,缺氧的肿瘤部分对射线不敏感,因此需要更大的射线量以便成像。由于肿瘤内部生理构造的不同,核磁共会生成不同强度的磁场线,以便准确成像。因为核磁共振对患者并不造成射线负担,所以可以反复操作。 海德堡放射肿瘤学研究所(HIRO)将在2017年安装一个价值810万的新式医疗检测仪器。它结合了放射成像和核磁共振两方面的功能,旨在提高放射治疗的水平。 HIRO 是欧洲最大的放射治疗中心之一。这里每年接收超过4000名癌症患者进行治疗,因此具备了足够多的患者数据进行伴随的研究。 来源: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信息部, 57/2016,2016年4月21日

“黑色素瘤的发病比其它恶性肿瘤更频繁,” 海德堡大学皮肤科医生负责人恩克·亚力山大教授解释, “其中的原因是,我们的皮肤比以前更频繁、更大面积地暴露在紫外线下。” 因此,对皮肤进行定期检查、提早发现皮肤癌极为重要。 从35岁开始每两年一次的皮肤检查属于医疗保险范畴。恩克教授提到:”早发现对治疗皮肤癌帮助很大。如果癌细胞在后期扩散,那将会是很危险的。” 最近针对皮肤癌患者有新的治疗方法:给患者注入人造免疫蛋白,即通常所说的抗体,支持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摧毁癌细胞。 皮肤科医生恩克教授提到:“这种免疫治疗首次明显地增加了延长生存时间的机会,给患者和医者带来希望.。”  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皮肤肿瘤中心和位于海德堡的德国国家癌症中心将提供这个新的医疗方法。

在全球范围内只有几个地方可以提供这种粒子疗法(投资额最多可以高达100 万欧元)。该疗法能够精确和有效的治疗癌症。它能够精确的对肿瘤进行放射性治疗 而周围的健康组织不会受到任何损伤。迄今为止的临床经验证明,该疗法对病人只有少量或者无副作用。这样可以大大提高患者康复的机会,针对有些癌症治愈率可 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每年德国有近16000患膀胱癌,至少三分之一是女性。2014年中国有近158600的膀胱癌患者。 在男性中,膀胱癌是继前列腺癌,肺癌和结肠癌的最常见的癌症。 德国大约每30分钟的有人患膀胱癌。 风险因素 – 吸烟 – 慢性尿路感染 – 职业接触致癌化学品如涂料,染料,焦油和沥青 […]

66岁患者G先生证实患上了急性髓细胞白血病。这种病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通常会在几周内导致病人死亡。G先生是幸运的,他能在临床研究中接受治疗。这个临床试验研究60岁以上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对治疗方法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有效性。此外,他很快地在家庭成员中找到了合适的捐赠者:他自己的兄弟捐出XXX_GLO干细胞。移植手术非常成功,并且没有出现任何如恶心和呕吐的副作用。 治疗的前景预示,对于确诊急性白血病的患者来说,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往往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海德堡大学医院自1997年以来每年成功进行 300例干细胞移植。但由于该疗法患者负担重以及高风险,多年来只运用于对年轻患者的治疗。然而,近年来,这种疗法成功发展得更容易被患者接受。因此,高 年龄或者受身体健康情况限制的患者从中受益。这对特别是患白血病和淋巴瘤的中老年人来说意义重大。 文章来源:https://www.leukaemie-online.de/component/content/article?id=694:500-fremdspender-transplantation-am-universitaetsklinikum-heidelberg

在德国专业科室的胸腔疾病患者里,其中的14.8% 或者说是每7人就有一人为80岁或以上。同时70到79岁的年龄段的患者数量也在持续增加。德国医疗专业“心脏、胸部、血管外科”手术协会强调, 虽然患者 患病年龄不断提高, 但是存活率要保持”始终稳定”. 老年患者发生并发症的潜在风险虽然比年轻人普遍高-比如糖尿病和肾功能衰竭, 但是很显然德国手术的现代化, 特别是现代麻醉学,可以很好地应对这些并发症. 最常见的心脏手术是旁路手术。另一种手术在临床也越来越常见: 皮瓣手术。通过这种手术,受损的心脏瓣膜得到修复或完全被替代. […]

大约有1/8的女性在生命中会被诊断出恶性乳腺癌。好消息是: 虽然发病率提高了,但是在德国死于乳腺癌的妇女的数量比10年前显著减少,明显证明了德国医院医疗水平的优秀品质。 在跨学科和跨医疗部门的专家们的共同研究后,患者会得到最佳的治疗方案。这些包括放射科,外科,妇科,整形外科以及肿瘤科,放射治疗,病理和肿瘤心理专家们。 外科手术方面的进步体现在手术过程中与高频超声波的结合。 目前乳房重建术还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患者可以选择在乳房中植入人工假体,或者可通过转移自体组织(如下腹或臀部的脂肪组织)来复原乳房。 另外通过显微外科的淋巴结移植技术,手臂淋巴肉芽肿的手术或者相关的放射治疗得到了有效改善。 在医疗方面重要的是,患者通过检查可以尽早发现(也可通过DNA分析)乳腺癌,继而得到经验丰富的德国专家的治疗建议。

药物治疗(化疗) 这种治疗方法运用静脉注射,药物治疗或者局部化学疗法。药物的选择包括传统的肿瘤细胞抑制剂或者含激素类药物,用于来平衡机体本身激素,比如抗激素疗法针对乳腺或前列腺癌。 生物疗法 生物化学疗法重要性愈来愈提高,通过这疗法,抗体或者酶抑制药剂可以有针对性的进入这些肿瘤细胞的进行标记,抑制肿瘤细胞活动,促进肿瘤细胞细胞分裂或者肿瘤细胞的死亡。对某些类型的肿瘤也成可使用人体自身的细胞激素作为有效药物。 化疗和放疗联合疗法——针对不同原因引起的局部晚期肿瘤 当肿瘤由于它的生长位置,或者扩散情况无法用手术切除,或者进行手术必须同时摘除其他健康器官,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联合疗法, 以便肿瘤可以通过手术最终被顺利摘除。 区域(局部)治疗方法 实施区域(局部)疗法时,通过与放射科的合作,可以将药物直接输入供血给肿瘤的血管,所谓的灌注化疗和化疗栓塞术。这种疗法的可以直接作用于肿瘤局部,疗效阿大大高于静脉注射法。当肿瘤引发其他局部机体问题时,也可以通过激光或者热/冷化疗方式补充治疗。 姑息治疗和支持治疗 […]

患者沙碧娜“因祸得福”:一年前她因为背部疼痛以及气短去看医生。诊断查出,她未知自己患有静脉血栓,并且血栓已导致肺塞栓,通过及时治疗,患者得到康复。 具医疗机构的统计,在欧洲每年有奖金70万的的人患上这个血栓,6%的病人甚至以此丧失生命。静脉血栓 是由于血液在血管内形成异常的血凝块引起。在静脉中,血栓产生的栓子脱落,随着血液循环进入其他血管中,可能造成中风、肺塞栓,对病人造成生命危险。 杜塞尔多夫的奥古斯塔医院血管专科现在提供一次性治疗、化解血栓的疗法,已拯救患者的生命。此疗法称为“化学清洗疗法”。通过微创口将导管植入静脉 中,导管头处配有无限超声波传感器。通过高能量的无限超声波“震荡”血管上的栓子,然后输入化学药剂分解血栓。并分解血栓在血液中消失,不会在重新凝结成 栓子造成危险。此项针对静脉血栓和肺栓塞的创新疗法在杜塞尔多夫地区为独有,只能在选定的特殊的血管专科进行。

一位在中国非常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在我们的合作医院进行了彻底的身体检查。在检查中发现了一个肿瘤,就在发现肿瘤后一周之内医院就对患者果断实施了手术。该患者在手术两周后就已经恢复健康,之后顺利回到中国。

居住在杜塞尔多夫的卡特丽娜常年患有心率失常疾病,现在基本已被治愈。她的病例向是我们展现,现代医学是如何改善病人的生活质量。 当卡特丽娜第一次感到异常胸闷时,她想着,等着高烧退了,这种症状一定会消失。但是一年半后胸闷的状况又再次出现,并同时有特别快的心跳加速、流 汗、眩晕和失去方向感等并发症。两次住院检查后,36岁的患者才意识到自己患上了心率不齐的疾病。医生在卡特丽娜体内植入长期心电图记录仪,以随时记载心 率。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哪怕是在自家门口,卡特丽娜都不敢自己独立做些事情,她害怕心脏病会突然复发。几年前她从来没想过,她自己会患上心脏病,并且身 体也没有预兆。她有轻微的低血压,不酗酒,不抽烟,但是心率加速却突然降临:有一天早上在家里,她的心跳突然飞快加速,达到每分钟180甚至200下。她 瘫到在地,感受到巨大地压力,刀穿一般地疼痛贯穿整个身体。她回忆道,"这种疼痛反复了几次,我的身体发烫,心跳飞快。我想着,现在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卡特丽娜在地上躺了将近两个小时,没有办法行动。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这是中毒或者过敏现象。为了不丧失意识,她不断地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最 终她成功的运动到电话的位置,打通了急救电话。急救车将她被送到杜塞尔多夫的玛丽恩医院。刚开始的时候医生预测,患者有可能是肾上腺长了肿瘤,但医生在心 电图上发现了患者心律不齐的症状。 […]

一位俄罗斯高级经理的妻子在莫斯科被确诊为糖尿病引起的并发性足溃烂,俄罗斯大夫建议将不得不做截肢手术。此时,患者家人在咨询了与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医院 的糖尿病专科之后,病人于当晚就乘坐私人包机从莫斯科飞往德国。医院的主治医师亲自到机场用救护车把病人接到医院。检查之后,他指出,之前作出需要截肢的 诊断完全是误诊。在临床治疗中,病人严重的糖尿病通过加大剂量的使用胰岛素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通过对症的抗生素治疗,足部的炎症逐渐消除,血液流通恢复了 正常。通过一系列有效的治疗,之前被确诊为需要截肢的脚保住了,炎症完全被治愈。患者还得到了特制的鞋子以防止类似炎症的再次出现。通过远程医疗,病人的 胰岛素治疗在之后几周得到了优化。

有些手术由于病障的特殊位置很难进行,由于现代激光镭射技术的发展,医生完全可以进行无创口手术,这是所谓的“镭射手术“。治疗时用放大镜放大患处,然后运 用先进的高能量激光,照射需要切除的组织,并将其转化为高熟,将其中的水分烧成蒸汽并消失。这种手术方式可以最大限度的无损伤器官,手术过程几乎没有流 血。迄今为止在德国只有13个医疗机构提供此项治疗。在杜塞尔多夫玛丽恩医院的泌尿科对患有良性前列腺肿瘤的患者提供此项治疗。 由留斯先生的生活常年受前列腺疾病的困扰,每次小便的过程都好比接受严刑拷打,他向医生阐述了自己的病痛情况,医生建议他去玛丽安医院接受新的疗法 医治。因为尴尬而避免求医,患者认为这是错误的想法:“听介绍这种手术不会造成器官损伤,也不会造成小便失禁,这大大减少了我对手术的恐惧。” 这种手术的的目标是:治愈膀胱或者前列腺上的良性肿瘤。目前中所周知的治疗方式通常会对器官周围的神经和肌肉系统产生威胁,于此相比,镭射治疗几乎不造成流血,手术时间为普通手术的一半,术后基本没有后遗症。

一位来自中东某国的王室成员几个月以前在我们的合作医院进行了系统的糖尿病治疗。他在前来就医之前体重严重超标,尽管大剂量使用胰岛素,他的血糖依然居高 不下。患者到医院之后,主治医生首先通过严格的饮食控制使得病人的糖代谢恢复正常,胰岛素的剂量也可以逐渐减少。在他重新需要回国的时候已经不需要注射胰 岛素了。在他回国后的头几周,他也同样通过远程医疗来帮助控制血糖。他的高血压通过服用降压药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通过医院的特殊治疗和有效的减肥,患者 后来只需要每天早上服用一片降压药就可以很好的控制血压。

一位来自中亚某国的政府官员,常年患有糖尿病。有一天夜里来到我们的合作医院的糖尿病专科紧急就医。患者来的时候疼痛难忍。具体而言,在夜间的神经疼痛是典 型的糖尿病引起的神经疾病–糖尿病引起的神经损伤。在临床上,患者服用了最新的糖尿病药物,糖尿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在高音疗法的帮助下(高音疗法是一种 电疗),患者摆脱了疼痛的困扰。该疗法其实并不复杂,患者每天晚上临睡前可以自己使用小电疗仪器进行理疗。他之前走路不稳的情况也得到了明显改善。由于晚 间不再有疼痛,患者的睡眠质量大有改善,这样也使得他的生活质量得到明显提高。

约旦政府顾问的妻子在过去几个月里体重下降明显。她在约旦接受了胰岛素注射疗,但是效果并不好。有时候,胰岛素的用量过大,造成患者低血糖; 当她饮食过多的时候,又造成血糖上升过快。当她来到我们的合作医院的糖尿病专科之后,主治医师教给患者最为先进的胰岛素治疗方法,该方法的胰岛素注射剂量 是根据患者每顿饭的摄入量不同来计算的。她在杜塞尔多夫三周的住院过程中成功地实践这个方法。在这三周内,她的体重迅速恢复正常并且生活也重新回到正轨。 她学到的这个治疗方法,让她认识到可以不必刻意节食,只要计算好每顿饭胰岛素的剂量,就能很好的控制好血糖。

患者经历:通过饮食和锻炼“驯服”糖尿病 对于蕾娜特(Renate Kühl)而言,她不需要放烟花来庆祝她的幸运。即使被确诊为糖尿病,这位63岁的杜塞尔多夫市民依旧可以积极的享受生活。 蕾娜特患上糖尿病,这对她和和她的丈夫来说是一个大的打击。刚开始出现无精打采,筋疲力尽以及持续感到口渴的症状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患上了糖尿病。 在2013年的一次例行检查中,他们的担忧得到证实,雷娜特的血糖非常高,属于“新陈代谢紊乱”。雷娜特被紧急送到杜塞尔多夫圣文岑茨医院,整晚在急症室 接受观察。她的诊断结果是2型糖尿病,又称“老年糖尿病”。她随后被转到杜塞尔多夫天主教诊所西德糖尿病健康中心(WDGZ)的专家处。诊断结果大大的改 变了雷娜特的生活方式。她希望了解病情,查阅了很多相关信息,和她的丈夫一起积极参加运动,同时去适应更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治疗的目标是,摆脱糖尿病 和其并发症。 糖尿病–可逆的天命 “我近几年参加了很多研讨会,总是听到人说:为什么要改变生活方式?有胰岛素呀!很多人都认为像以前一样生活,疾病也会变好。”雷娜特说,“通过不 […]

我今年54岁。19年前得过轻微的中风,当时医生没有给出明确的诊断和治疗。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的右眼不能够转动了,整个脸部肌肉严重麻痹。医生告诉我说,迄今为止我接受的治疗,实际上都给我的眼部肌肉进一步造成了伤害。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患上了斜视眼,看到的都是幻象,必须佩带三角棱镜。这个眼镜又厚又重,也不美观。而且即使戴上这个眼镜,我还是会有轻微的斜视。直到我来德国治疗前,所有的治疗对我一点帮助也没有。 2015年4月,我在德国旅游时偶然通过住在德国的朋友那里听说了“德康”。我的朋友帮我接通了德康德咨询电话。在德康公司工作的中国员工详细询问 了我的病情,然后针对我的情况帮我迅速找到了德国顶级的眼科专家。通常情况下,如果患者在德国想要预约专业的眼科和神经眼科的检查,这是需要等很长时间 的。当时离我回国只剩下3天时间,德康通过他们与杜塞尔多夫医院良好的协作关系帮我取得了马上接受检查治疗的机会。给我进行治疗的医生是德国最有名的眼科 医生之一,擅长神经眼科学。神经眼科学是神经病学的一个特殊分支,主要研究神经系统可以给视力带来的影响,也就是说神经反应的某些症状可以诱发其他疾病。 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个这个学科以及这些学科之间的联系。 我的女儿和我最好的朋友陪同我一起去医院做了检查。在医院里我们认识了经验丰富的著名的眼科医生巴斯克女士,德康的总负责人图尔克先生,还有特别亲 切友好的翻译夫姆先生。夫姆先生虽然是德国人,但是他在中国北京深造并工作了8年,娶了一位中国太太,所以他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并将整个治疗过程准确的 用医学语言给我们翻译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