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知道您个人患病的风险吗?通过基因检测专业术语,总结所有提供现有疾病证据或者可能患特定疾病的风险的陈述的基因测试。简单的基因诊断检查已有的疾病/不协调是否有基因缺陷的原因。德康帮助您在合作伙伴塞伯特医生进行鉴别诊断,紧接着可以与塞伯特医生基因组的医生商讨以优化您的治疗。此外,预测性基因测试可以确定个体风险,检测遗传疾病,癌症或老年痴呆的可能性。您和您的医生可以利用所知专门针对这些疾病的暴发产生影响或者提早开始治疗。在全面的基因检测的范畴,我们和塞伯特医生基因组学也提供外显子组测序(Whole-Exome-Sequencing)或全基因组测试(Whole-Genome-Sequencing)。

药物起到它们应有的效果吗?药物基因组学使用一种药物的独特作用原理对进行预测。 标准剂量可能对一个人无效的,对另一人是有毒的。这种药物作用的可变性的原因可能遗传基因的不同。这些基因可以被药物基因组学专科医院利用高现代化仪器和他们的科学知识被破译。我们的目标是我们的每一个患者能够从我们的合作伙伴塞伯特医生基因组学 (Dr. Seibt Genomics)得到一个最佳的个体化药物治疗。通过这种方法,药物的剂量被直接调节到符合患者的个人需求,无需漫长的剂量探索。

此外,您无需进行血采样:采样通过唾液样本的试剂盒来进行的。

年轻的中国经理陈女士有家族病史:她的妈妈和去世的外婆都患有乳腺癌。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这位年轻的陈小姐面前,她不知道她是否会患上乳腺癌,或者仅乳房切除术是否会提供抗乳腺癌的足够保护。

由于朋友的推荐,她和她的妈妈寻求德康的帮助。德康带领两位女士以及受过专业培训的医疗口译员到德康的合作伙伴诊所塞伯特基因组公司。在那,她们的问题会由特别的DSG乳腺癌面板(DSG-Brustkrebs-Panel)回答。与此同时,负责乳腺癌的基因BRCA1和BRCA2会被分析。发现了在年轻的病人存在有这些的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缺陷大大增加了患乳腺癌的可能性。进一步的具体检查发现立即的乳房切除是没有必要的。年轻的陈女士现在被预先警告和知道了她必须定期进行适当的检查。

她的母亲在飞往德国一周前被诊断患有乳腺癌,她被建议使用癌症药物“他莫昔芬“(Tamoxifen)。母亲到德国接受德康安排的治疗前,询问了塞伯特基因组肿瘤的治疗是否有希望。根据DGS药物基因组学面板(DGS-Pharmakogenomik-Panel),这位母亲被证明了是所谓的“弱代谢”中的一个。 因此,她不能产生转换为他莫昔芬Endofixen的活性代谢物的酶。塞伯特基因组给她推荐了一个有效的符合她的剂量的药物,使得在德国的癌症治疗更快速地治疗成功 。

德康的一位其70岁爸爸被诊断患阿兹海默症的患者得到高级的报告。他在网上搜索得知,阿兹海默症是可以遗传的,所以他担心他也会得老年痴呆。他求助德康,在德康的帮助下,他在塞伯特基因组公司进行了老年痴呆症的检查。

阿兹海默症是大脑皮层累进的萎缩引起的神经变性疾病。随之而来的是记忆、认知、情感和社交技能的退化。作为遗传危险因子,载脂蛋白E(ApoE)测定编码基因负责血液中的胆固醇运输。该基因可以是在三个不同的版本。

塞伯特基因组公司的基因实验室的分析表明,患者是ApoE2基因的携带者。该基因的变体甚至避免他患上阿兹海默症。检查结果让患者缓解了他的担心,他对以后可能患上阿兹海默症没有后顾之忧。他在德康安排的德国独特健康旅游后,满意地返回中国。

中国患者刘先生处于进一步治疗阶段,此时他需要使用新的药物。在最后的治疗失效后,他失去了太多时间在恢复过程,他现在想知道新的处方药对他是否有效。

由于刘先生早在2015年通过德康在德国接受医学治疗,他再次向德康请求帮助。他没有漫长的等待时间在德康的合作伙伴塞伯特医生基因组公司进行了药物基因组测试。这个测试检测许多药物在体内的效果。由于每个人基因的构成不同,刘先生对药物的反应也不同。药物的标准计量可能对一个人是无效的,可能对另外的人是有毒的和有副作用的。塞伯特医生基因组通过药物基因组在刘先生吃药前检测了药物在刘先生体内的表现。通过这种方法,刘先生可以在短时间内调整个人的药物剂量。这剂量是无副作用和无延迟的,使得他能更快恢复健康。

患者亚历山德拉的刚刚庆祝了她的40岁生日。她最大的愿望是通过针对长期肥胖的手术,能控制她的高血压、高血脂以及慢性背部疼痛,获取“轻”松的生活。迄今为止她所尝试的所有医疗的减肥都未获成功。海德堡大学医院跨学科肥胖中心专家建议患者亚力山德拉,根据当前的医疗水平选择外科手术:1. 缩胃,把胃的大弯除去,缩小胃的食物存储容量,以此明显减少患者的食量。2. 胃旁路手术,胃里的食物被直接引导到小肠,以减少营养物的摄入。两种处理方法都会对患者有帮助。

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穆勒教授表示,“体重减少可以改善或治疗高血压、2型糖尿病、高血脂、抑郁症以及慢性关节炎, 从而使患者更长寿。”在选定的情况下,如患者亚历山德拉,她的BMI超过50千克/平方米,传统的保守减重,所谓的营养咨询、运动方案和行为疗法的多种模 型疗法,是不成功的。“手术是必要的治疗手段,不能由于死板的理由延迟治疗。”医生强调。

海德堡糖尿病和肥胖中心是由内科、身心内科、外科和运动医学等领域组成的跨学科团队。它的目的是,给患者提供一个全面的量身定制的保守有效的治疗理念,并逐步实施。每年大约有100为病人在海德堡中心接受手术,其中有许多患者的手术是有希望的和必要的。

来源:海德堡医学院信息部,编号74/ 2016, 2016年5月20日

需要人造心脏瓣膜的患者,现在可以在德国接受拥有技术领先地位的微创手术。在手术中,医生通过微开口将导管将新的心脏瓣膜置入心脏, 无须进行开胸手术.

目前,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心脏学、血管学和肺病学被德国心脏病协会(DGK)认证为微创心脏瓣膜置换的中心(TAVI-Zentrum).

获得认证的医院要达到以下要求:所属患者得到规定的高质量标准和经验丰富的跨学科医疗团队的治疗。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最近开始提供新的高度现代化的复合手术室,可以提供超高的无菌标准,同时配备血管造影的设备,给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TAVI)提供最佳的手术环境。通过运用血管造影成像技术,医生可以随时确认心脏瓣膜位置,精确插入途径,提高患者的安全.

“新的复合手术室的是一项新的举措,使我们的病人护理更现代、更灵活、更全面。” 心脏病、血管学和肺病部医务主任和中心内科的发言人,雨果卡图斯教授医生说,“高风险疾病患者能从复合手术室的微创手术疗法得到尤为的收益。”卡图斯教授 强调。通常,微创手术的患者比重大手术的患者恢复得快,可以更早出院。早时在这些微创手术技术更新前,每个患者不得 不 接受心脏瓣膜大手术。病人必须连接人工心肺机以及开胸。心脏,血管和肺病科心脏脉瓣团队及心导管实验室的主任,拉菲教授医生报告到。“2015年底,我们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已经成功进行了第1000例主动脉瓣植入。”

来源:海德堡医学院信息部,编号22 / 2016,2016年2月18日

静脉曲张虽然无害,但是影响形体美观, 而且经常是严重的静脉疾病的先兆。通过及时治疗能防止相应病发症,如皮肤搔痒病变或者腿部溃烂。海德堡皮肤医院利用无限电波,提供无损伤的微创疗法。自 2015年起,该医院提供运用组织粘合剂封闭静脉曲张的治疗方法。此类粘合剂(氰基丙烯酸盐) 可以被人体所吸收, 早已被运用到外科中。

针对腿部表面大面积的静脉曲张,医生会给病人进行局部麻醉,然后将细导管插入受损的血管。 静脉学领域的领导者,高级医师乔治·豪斯解释说:“通过这些导管,我们沿着静脉在多个部位输入少量粘合剂。”这种粘合剂能在体内持久地封闭静脉曲张,继而愈合,在体内无害分解。

患者在门诊治疗后不久便离开医院。

针对牛皮廯(银屑病) 的新一代药品问世。新药试用于几乎每个患者并伴随更少的副作用。

“至今为止药品的成分对药效的影响很大: 对某一患者起效的药物对另一患者完全没作用, 在合适的药品问世之前,所有的治疗只能是对患者和医生的耐心考验。”主治医生 Knut Schäkel教授说,“现在我们可以对接受化疗成效甚微的患者转用新药。”  新配方药剂含有的人造分子,其有效成分可以直接作用于免疫系统, 它们总体来说可以更好的被人体吸收,适用更长的治疗周期(如每月一次治疗)。

在世界范围内, 肺癌是最频繁发生的恶性疾病。小细胞肺癌是一种能够非常快速增生的肺部癌变。肿瘤的放疗和化疗的相结合能最大化地抑制其发展. 研究成果表明,这种结合治疗方法对70岁的患者经常也很受用.  治疗同时伴随着很多风险, 德康为您提供意见,为您选择最有相关经验的医院